发扬互助友爱的中华传统加强慈善事业建设

作者: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郑功成

慈善事业承载着社会各界的爱心善意,传递着乐善好施的中华传统和互助友爱的核心价值。2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研究部署近期防控新冠肺炎疫情重点工作的会议,有一个令人关注的行动细节就是习近平总书记和其他六位常委均为支持防疫工作捐款。在举国同抗疫情、全民共克时艰的特殊时期,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通过多种方式,对慈善如此重视和关切,表明了慈善的特殊意义。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战役中,社会各界踊跃捐献款物,短期内即募集到逾200亿元的款物,许多人士以各种方式积极参与志愿服务,集中展现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中国优势和公众的强烈公益责任感。

“当时,资金紧张,原料价格又有上涨,只能随采随用,尽力保障供应。”杨同华说,正在为钱发愁时,中国工商银行甘肃省分行相关负责人主动联系该公司,告诉他们,企业被纳入了重点保障企业全国性名单,如果缺资金,可以申请专项贷款。

第四,必须健全慈善监督机制。民政部门是《慈善法》明确的执法主体,应当切实担负起提供有效服务和实施有效监督的职责与使命,在遭遇重大突发灾难事件时,能够成为让公众放心的保证。

杨同华介绍说,该公司是一家以猪饲料的生产、销售;禽饲料、兽药、饲料原料的销售;以及为养殖场提供农业技术咨询服务等为主的企业。正月初八公司恢复生产后,受疫情影响,物流车辆进出受限,原料收购运输等受到影响。

然而,疫情期间慈善领域发生的失范现象与不当作为,也却暴露出了我国慈善事业的不成熟,主要表现在于:一是对慈善事业重视不够。地方普遍并未将其视为一支重要的社会力量,进而不能依法依规行事,而是简单地将其纳入传统行政框架体系进行处理。二是缺乏有效的慈善应急机制。既未建立慈善需求的共享信息平台,亦未有慈善领域的协商协调协同机制,而是依靠公权力临时指定湖北、武汉的红十字会、慈善总会集中接收捐赠,这种做法既未尊重民间慈善的客观规律,亦未考虑公众的感受。三是慈善组织缺乏足够的公信力与应急能力,同时又缺乏有效监管。慈善事业发展的根本在慈善组织具有公信力,公信力的确立则是需要经过长期检验才能得到认可的,而当地红十字会、慈善总会显然还缺乏足够的公信力,在井喷式的社会款物捐献面前更缺乏高效应急处置能力,很难做到让每一份爱心善意都及时落到实处,从而导致慈善资源不能及时发挥效能,让公众爱心受到减损。

第六,高度重视社区互助机制。在防控疫情期间涌现出来的一些社区自动组成互助组并实施集体采购、互助服务、集体防控,不仅增进了社会成员间的合作,而且解决了不少实际难题,如果这类做法得到推广,则整个慈善事业的发展就有了最基层的基础,它与社会化的慈善事业殊途同归,更符合邻里之间互助友爱的中华传统,值得认真总结与推广。

“疫情持续,作为企业来说,必须有充足的流动资金。”作为被纳入省级名单的大禹节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副总裁杨正武表示,疫情发生后,该公司获得了工行5000万元贷款,这笔专项贷款不仅更好的助企业投入生产,而且也充实了流动资金,“流动资金越充足,企业发展动力越强”。

工行甘肃省分行公司金融业务部有关负责人介绍说,为帮助受疫情影响企业复工复产,该行全面开展“春润行动”,成立了疫情防控重点企业信贷支持工作专项小组,由该行主要负责人牵头,统筹协调疫情防控重点企业金融服务。同时,建立了由公司金融业务部、普惠金融事业部、资产负债管理部、授信审批部、信贷与投资管理部主要负责人组成的“1+4”专班工作机制,为疫情防控企业开通绿色通道,协调解决信贷支持工作中的日常问题,满足重点企业的资金需求,并对纳入全国性和地方性名单内企业给予优利率政策。

此外,该行还建立疫情防控重点企业助企客户经理工作机制,提供助企金融服务方案、帮助企业对接政府部门等,高效贴身做好各项金融服务工作。截至2月28日全国性和省级名单内企业,已全部完成助企客户经理的选派,并已开始金融服务相关工作。

杨同华说,这笔贷款主要用于原料的储备,解决了原料断供的隐患。同时,优惠利率加上财政贴息,跟平常的贷款比较,节约的资金正好抵掉大部分原料价格涨幅,“这样一来,原料资金成本比较低,进而不会影响产品涨价。”

第五,必须尽快调整、优化慈善事业的结构。慈善事业不能只有款物捐献,而要实现款物捐献与志愿服务并重,物质援助与提供相关服务并重,伴随国家财力的不断增强,款物捐献将逐渐让位于各种社会服务的提供,此次疫情防控及疫情过后就特别需要基于人文关怀的心理咨询辅导、康复服务及社会融合工作,这些服务的供给显然不是政府部门的优势,应当成为慈善组织的重要任务。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为满足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资金需求,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向人民银行提供全国性重点医用物品和重点生活物资的重点企业名单(简称“全国性名单”),以及甘肃省向人民银行省级分支机构提供辖区内的重点医用物品和重点生活物资的重点企业名单(简称“省级名单”)。

奥恩对中方援助表示感谢,强调这有助于支持黎军的抗疫努力。他说,这次援助将成为两军友好合作新的里程碑。

与工行对接后,杨同华便按照要求准备好了材料,对接过后,工行的工作人员就向上级行提交申请报告,两三天后,600万元应急贷款就打到了账上。

第二,必须建立应对突发重大灾难的慈善应急机制,包括政府与慈善的合作机制、慈善组织之间的有效协作机制,以及信息共享机制、资源调度机制等,这是避免疫情期间举止失措的根本条件。

反思抗击疫情前期慈善领域差强人意的表现,至少可以获得如下启示。

王克俭说,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中黎双方始终保持密切合作,交流分享防控和治疗经验,中方积极协调各方力量,为黎方提供多批援助。他表示,中国军方捐赠的这批物资,是中方支持黎方抗击疫情的又一具体体现,彰显了中黎两国军队和人民之间的深厚情谊,中方愿与黎巴嫩人民和军队共克时艰。

图为甘肃大北农公司厂区内运输产品的货车排队等待装车。受访者供图

据了解,包括甘肃大北农农牧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等33户甘肃企业被纳入全国性名单,177户企业被纳入省级名单。

截至3月2日,工行甘肃省分行为名单内企业12户投放贷款合计24600万元。(完)

第三,必须着力培育和不断提升慈善组织、红十字会的能力。其能力首先是公信力,这是慈善组织与慈善活动的立身之本,必须严格规制慈善信息公开,维护募捐与捐助有序运行,同时强化组织内部治理与行业自律机制,通过竞争而非公权力指定而形成具备相应能力的枢纽型慈善组织、慈善行业组织十分必要,这是引领整个慈善事业良性发展与有序运行的重要条件。

第一,应当提高全社会对慈善事业的认识高度。慈善代表的是社会各界的爱心善意,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具体表现,是永远值得珍视的宝贵精神财富,而慈善事业显示出来的强大资源动员能力亦表明其是应对重大灾难和改善社会治理的不容轻视的重要力量。因此,应当提高全社会特别是各级政府对慈善的认识高度,并将其纳入国家治理体系,真正尊重慈善的客观规律,在新时代依法依规发展好慈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