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程路上的“九宫格”钟南山的重要提醒再听一遍

返程路上的“九宫格”,钟南山的重要提醒再听一遍

眼下,不断变化的数字、态势严峻的疫情,牵动着千万颗心。关于病毒从何而来、什么症状该去医院、疫情高峰何时到来,返程路上,返岗期间究竟要注意啥,有必要再次重温钟南山的提醒。

解放军感染病防控专家毛青(右二)在火神山医院参加专家组会诊(2月26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李贺 摄

回到最初的那个从不离身的黑色挎包。

为了挽救群众的生命,从抵达江城之日起,这位白衣战士、技术尖兵,从未停止过前进的步伐。

毛青(左二)和同事在金银潭医院一线病房工作时合影(1月26日摄)。 新华社发

“你得配得上写进履历里的每一个数字。”毛青说。

解放军感染病防控专家毛青走在火神山医院办公区(2月26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李贺 摄

火神山医院狭窄的医生办公室里,一个声音显得格外响亮。

在本该阖家团圆的除夕夜,他逆行而上,空降武汉,奔向疫情最前线、直抵最核心战场。

多少年来,因为没有城镇户籍,一些已经在城镇定居多年、有了房子、不打算回乡生活的农民工,面临着一系列与户籍挂钩的政策限制。比如,其孩子不能像一出生就具有城镇户籍的孩子一样享受所在城市的教育资源,有的只能到农民工子弟学校就读,有的只能付出更大的代价获取优质的稀缺教育资源;农民工自身的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也无法像城镇居民一样享受同等的公共服务。

一次次参加非战争军事行动,一次次直面疫情的逆行,毛青一次次闻令而动。

“穿上军装,就要敢于冲锋陷阵!”在火神山医院,聊起当年那一幕,毛青说:“一个军医,如果终其一生不能上战场,那将多么遗憾!”

敢与“死神”掰手腕的勇气与担当,是军人迎难而上、敢打必胜的如磐初心;

他叫毛青,解放军感染病防控专家,精瘦身材,一身荒漠迷彩,虽然坐在椅子上,但还斜挎着个黑色军用挎包,很特别。

解放军感染病防控专家毛青在火神山医院医生办公室内研究电脑里的病历(2月26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李贺 摄

由此而论,国家发改委提出1亿人落户目标,表明农民工市民化从预期目标到实际目标有了具体的量化标准,这对一些已经在城镇生活多年的新市民而言,“蛋糕”已经从可望不可及的梦想变成了伸手可及的现实,而对于一些期盼跨过户籍门槛的其他新生代农民工而言,也有了切切实实的动能,这是多么令人激动的景象!

“这个问题不需要问,既为军人,亦是医生。”毛青说,疫情就是命令。

医者仁心,救死扶伤。

毛青,正是所有来武汉抗“疫”人民解放军的其中一员。

“人民解放军指战员闻令而动、敢打硬仗,展现了人民子弟兵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政治品格。”

放开城镇户口的落户条件,有了预期目标只是第一步,将预期目标和政策利好真正落实到位才是更重要和影响更为深远的一步。各地政府一方面要想方设法提升城镇的公共服务能力,为容纳新市民提供基础支撑;另一方面也尽快清理过往与促进农民工市民化相背离的地方性政策和做法,为欢迎新市民的进入做好服务保障工作。

“4床怎么回事?!”“打好病历,15份!3点会诊!”

“他很细致,有个老人不太爱说话,他会提醒我们主动去交流,关心患者的心理。”火神山医院综合科护士周燕说,救治病人、洗消防护……他都是冲在第一线,完成了每天的值班工作,他总会在病房多留一会儿,想尽办法安抚患者的情绪。

农民工市民化的比例,不仅关系到我国城镇化的速度和比例,而且关系到我国从农业大国到工业大国以至于消费强国的转型升级;不仅关系到我国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的成效和社会结构的变化,而且关系到我国人口红利的二次释放。一旦我国新市民的数量呈现几何级数的增长,由此产生的消费增长以及给我国工业化提供的基础支撑,将是巨大和长远的利好。

毛青,火神山医院综合科主任,与高危污染物、烈性病毒打了30多年交道,不论是当年抗击“非典”“埃博拉”,还是如今的武汉战“疫”,他都是逆行的勇士。

此刻最让他揪心的是4床那位93岁高龄的患者,嗜睡状、不进食,严重虚弱……“不能等,我们得抓紧研究完善治疗方案!”

“不吃饭就没营养了,怎么回去遛你的小狗狗!”“我明天再来看你,要看到你笑啊!”……那天,毛青查房,听说一位老婆婆不吃饭,便鼓励开导她。脱口而出一段重庆话,化作笑声,传递了温暖,也传递了战胜疫情的希望。

“从来没有接触过那么大数量的传染病病人,唯有全力以赴。”毛青说。

敢与“疫”魔拼刺刀的技术与实力,是医生不负重托、不辱使命的果敢担当。

第一站,金银潭医院。正月初一一早,毛青和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就进了两个待改造病区,走到每一个角落。争分夺秒,48小时内即完成实地了解诊疗环境、病区改造设置、制定工作规范流程、明确医务人员分组,并整体接手金银潭医院综合病房楼的两个病区,接手当天收治确诊患者。正式接诊后不到5个小时收治72名确诊患者。

疫情之初,他早早就做好了准备,将军装卷进行囊。

综合科60位住院患者中,老年人居多。毛青每天查房4个小时以上,不仅详细询问病情、病史,还了解患者家庭情况,与患者家属建立联系,便于及时沟通,帮助患者重建信心。

这,是一场空前的阻击战。

“大量的事情需要适应、组织和协调。”毛青说,初到武汉的时候,主要承担防控感染指导工作。“进行传染病救治,首先要构建一个完备安全的救治流程。病区结构合理、流程规范科学是实现医护人员零感染的关键。”

时间拉回到除夕,凌晨4点左右,毛青接到电话,“任务来了,马上就要走,你看谁去好?”没等电话那头说话,毛青打断道,“那肯定我去!”

“我就是搞传染病防治专业出身的,别人来那叫奉献,对我,就是责无旁贷。”对毛青来说,没什么大道理,穿着军装,肩上有责任;身为医生,这是职责;老党员,理当模范带头。

对于长期工作和生活在城市中的农民工而言,户籍壁垒一直是困扰其市民化质量的重要门槛。从某种程度而言,成为城镇户籍人口是广大农民工最大或者是最迫切的期盼。每年全国和地方两会的会前调查中,不少农民工迫切希望尽快打破生活藩篱,避免年复一年重复“城市融不进、乡村回不去”的尴尬。

而这一次,是万千同胞有难,疫情凶险肆虐。当一位89岁的患者躺在救护车的担架上,已经没有力气走下车时,毛青没有犹豫,跨上车去,把老人家抱了下来。那一天,他身穿三层防护衣在病人通道入口一连站了5个小时。

应该指出,为了推进农民工的市民化,特别是打破户口壁垒,各级政府采取了许多措施。从社保缴费年限设定到积分累积,从高端人员遴选到放开中小城市入户数量限制,办法不可谓不多,但多受制于户籍准入数量的指标,而不能解决农民工的切肤之痛。虽然有一些农民工受益于各地差异化的户籍政策,提前享受到了政策红利,但大多数农民工依然“望洋兴叹”。虽然一些地方不断出台农民工入籍宽松措施,但“玻璃门”现象依然雷打不动。

这位火神山医院综合科主任,参加过抗击“非典”,阻击过禽流感,还曾去非洲执行援助利比里亚抗击埃博拉疫情的医疗任务,与高危污染物、烈性病毒打了30多年交道。

“里面就是电脑、笔记本和口罩。”毛青一边扒拉着包,一边解释,主要是为了方便随时随地查阅一些文献,跟踪一些病情的报道,了解前沿观点,及时记下对自己患者治疗的启发。“救治,场场都是硬仗!疫情时刻在变化,我可不能在原地等着。”

事实上,农民工子女教育、社会保障以及其他的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是考核新市民“含金量”成色的重要指标。这个指标不达标,农民工市民化只会沦为“水中月、雾中花”。

因为隔着防护服,患者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一听脚步声,就知道毛大夫来了。他连走路的样子都充满自信,听他的准没错!”一位患者说。

出征!毛青就像一位坚守在战壕里的战士听到号声。

“毛主任,请您过来下。”右髋关节的疼痛加剧,但高低不平的脚步却没有放慢。

在火神山医院,医护人员都没有白大褂,所有人的着装都在防护服和迷彩服之间切换。

56岁,36年党龄,39年军龄,这是毛青的“个人简历”,也是此刻他站在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最前沿,守在火神山医院“红区”每一个病房的原因。

“过去最紧张的经历要数抗击‘埃博拉’,第一次面对病死率如此高、传播如此快的疾病。”毛青回忆说,在高温高湿的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他和另外3名同事穿着防护服连续工作了近5个小时,“当时汗水堵住了出气口,我以为自己快要被憋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