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群候鸟迁回山东青岛胶州湾国家级海洋公园

9月17日,候鸟迁徙渐入高峰时段,数万只鸻鹬类、鸥类候鸟迁回山东省青岛市胶州湾国家级海洋公园河套水域补充体能为越冬做准备。近年来,随着胶州湾国家级海洋公园的建设发展,候鸟栖息地得到有效保护,每年有数百万只候鸟在这里越冬栖息、或补充体能后继续南迁。记者 胡耀杰

中新社郑州8月19日电 (韩章云)特色美食、角色扮演、电音狂欢、网红达人秀……近日,集合吃、住、行、游、购、娱等要素于一体的2020夜间文旅消费季在河南郑州启动。当地民众再添一处夜生活打卡点。

此外,“夜游”也是各大景点今年不同于往年的重大改变。

北京某郊区地铁口的共享单车。中新网 吴涛 摄

共享单车确实面临着不小的盈利压力。

“这倒无伤大雅,别在APP里要你看完广告才能开锁就行。共享单车弄点新盈利模式也是好的,不然靠之前烧钱补贴,不断疯狂投放单车,不是可循环经济之道。”

在该夜市摆摊卖烤串的任仲夫妻俩说,今夏的收入十分不错:“这里不收摊位费也没管理费,卖多卖少都是自己的,干着也有劲头。”

郑州以西的荥阳市“星光夜市”是今夏当地政府与企业联合打造的夜经济示范区,以仿古为特色。自6月25日开市以来,已免费为商户提供800余个摊位,向社会提供2000余个就业岗位。

对于共享单车推出的语音广告,除了吐槽之外,也有支持的声音。

“下一步会不会是共享单车循环语音播报广告一直到你下车”“畅想一下若所有共享单车都成为奔跑的语音广告牌…… ”

入夏以来,以夜市为代表的各类夜间消费市场在河南各地持续走热。一把烤串,一份蒸饺,一杯炒酸奶,再玩一轮“套圈”游戏,从烟火气十足的夜市抽身而出,郑州市民王超为自己的一天画上圆满的句号。王超表示,白天上班精神紧绷,晚上在霓虹闪烁、人生鼎沸的夜市上逛逛放松一下,这才是生活该有的气息。

共享单车市场也在逐渐复苏,以北京为例,互联网租赁自行车骑行量快速回升。2020年4月份开始,日均骑行量赶超去年同期水平。截至9月21日,日均骑行量超过300万人次,其中,9月17日日骑行量达到355.9万人次,成为新的历史最高值。

目前中国共享单车市场是三足鼎立,哈啰单车、美团单车、青桔单车瓜分了主要的市场份额。

“它只要不是边走边播就行,开锁播一下就播一下呗。”“只要便宜,我可以忍受它语音播报一整路。”

坐拥巨大用户,运营成本又高,但车身广告又不能做,如何盈利活下去,成为摆在共享单车企业的一道难题。而此次出现的语音广告,也被视为共享单车企业谋求盈利的一种另辟蹊径的探索和尝试。

根据河南《关于促进夜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官方还鼓励发展夜间文旅消费。鼓励建设24小时书店,公共体育健身设施24小时开放,支持建设夜间购物街区和布局24小时便利店。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对中新网记者表示,共享单车推出语音广告,是正常的商业行为,应该也是共享单车盈利模式之一。不过,确实用户体验不好,应该考虑到这一点。

“扫了个哈啰单车,花了我1.5元不说,开锁还来了段语音广告,关锁又来了段语音广告,用户和商家两头收费啊!”

“真是厉害啊!现在共享单车都能打广告,关上车锁那一刻冒出‘买家电哪家强’……”

近日,中新网记者发现,有共享单车品牌推出了语音广告,哈啰单车在开关锁时会出现一段语音广告,广告内容涉及的是某知名家电卖场。

在社交媒体上,也有不少网友分享这一变化。

以北京为例,按照《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的要求,投放车辆应符合国家、行业标准,安装车载卫星定位装置,不得设置商业广告。

“能骑就行,不考虑这么多,代步工具,提高效率而已,它至不至于打扰到我,我确实也没有注意到。毕竟它赚它的钱,我提高效率去工作赚钱,不冲突。”

尤其是ofo几乎是人间蒸发,虽然ofo想尽办法赚钱,APP变返利网购网站,公众号变营销号,但用户退押金依然遥遥无期,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因为押金难退被骂上热搜,创始人戴威也收到了一份又一份的限制消费令。

不过,共享单车运维成本高昂,高居不下的折损使得共享单车企业盈利堪忧,尤其是变现途径有限,很多地方都是禁止共享单车做车身广告。

对于共享单车的语音广告,你怎么看?(完)

“我觉得挺好的,只要不影响使用,总比都倒闭了强。以后还可以尝试骑车听广告,免除费用。”

“哈啰单车一开锁就语音播放的广告真的好尬,我在下课的人流中开了一辆,被吓得当场愣在原地。”

在国内疫情趋于稳定后,洛阳顺势推出“古都夜八点·相约洛阳城”文旅消费活动,包括世界文化遗产龙门石窟在内的洛阳知名景点均支持游客夜间游览。古都开封也推出“夜开封·欢乐宋”文旅消费惠民季活动,并印发首张夜间旅游地图,为游客体验大宋不夜城提供便利。(完)

不过,也有人提出担忧:以后会不会每过一分钟就有语音广告,只有付钱才能消除广告?

共享单车出现语音广告

因为缺乏清晰的盈利模式,一些共享单车企业在经历大规模烧钱扩张后,遭遇资金危机,整个行业也经历了惨烈的洗牌,曾经的两大共享单车巨头ofo和摩拜,一个陨落,一个被“收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