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一位湖北大娘的返乡之路

在抗“疫”如火如荼的湖北,抗击疫情不是一个人或一个机构的事,医生、护士、专家奋战在抢救生命的一线,警察、各级政府和防疫指挥部工作人员、保卫人员、社会工作者则在疫情之下的非常态中尽全力维护社会的运转,其中的艰难在2月21日一位湖北大娘的返乡之路中可窥一斑。

2月21日中午,在湖北省宜昌市三峡大学附属仁和医院院内,一位年近六旬的老大娘独自坐在发热留观病区警务值守点旁的凳子上,六神无主。

17时40分,已安全抵达花林寺高速公路出入口的朱政、吴润雨开始联系各方准备交接事宜。村干部、医院、警方、防疫指挥部多方积极协调,既要组织警力去接人,还要为她安排好病房。

从大年三十开始,张家界全面实行交通管制,坚决堵住湖北方向和机场、高速、铁路旅游主通道,设置疫情检测站点51个,累计排查车辆6万辆31万人,对发现体温超标的148人,均按程序进行检查和隔离观察等措施。因各种原因滞留张家界的67名湖北游客,经过14天的隔离观察无一发热。

为确保复工与防疫齐头并进,张家界还面向复工复产企业员工等重点人群开展核酸检测服务,第一时间筛查确诊疑似病例;并加强中药提前干预,截至2月17日已累计发放预防中药209866剂。(完)

老大娘在路上担心着她儿子的病情,她儿子也在医院里担心着母亲是否有了着落。朱政和吴润雨一直安抚着她的情绪,向她叮嘱回去后要如何进行防护,并拨通了她儿子的电话,向她儿子承诺,一定会将他母亲安全送回去,不会让老人家没有着落。

村干部赵泽福将老大娘的情况逐级上报到茅坪场镇防疫指挥部和远安县防疫指挥部,指挥部综合考虑了村民的回乡需求和县、镇、村各级的防疫需要,决定派警车去花林寺高速公路出入口将老大娘接回镇上,再由镇卫生院整理出一间单人病房,供她自我隔离使用。

离家百余公里、没有交通工具、兜里没钱、手机没电、不知如何求助于人,老大娘一时不知所措。

21时30分,朱政和吴润雨回到了仁和医院警方值守点,医院给他们的警车进行了全车消毒,也重新热了留给他们的晚饭。辛苦了许久,终于能脱下防护服的朱政和吴润雨,到这会儿才吃上了一口热乎饭。

老大娘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本子,上面记着一些电话号码。杜兴云拨通了其中村干部赵泽福的电话。经过耐心询问,并查看医院有关资料,他们得知,这位老大娘是宜昌市远安县茅坪场镇福河村村民。

在各社区,张家界将3万多名市、区县、乡镇三级党员干部下沉一线,组建了431支小区防控突击队,严密开展24小时值班值守、实名登记、体温检测、政策宣传、制止人群聚集等防控措施。针对涉及湖北人员,张家界坚持居家隔离和定点集中隔离相结合,对居家隔离者采取一名乡镇干部、一名社区工作者、一名社区民警、一名医务人员“四管一”模式。四人既负责“管控”,又负责“服务”,尽量满足隔离对象的生活需求。

13时5分,医院保卫科科长杜兴云和负责驻守在医院的民警朱政、协警吴润雨发现了她。她看上去精神状态很差,不像是来就医的,也不像是在等人。

朱政、吴润雨向领导报告了具体情况之后,组织决定直接派他们二人开警车送她回家,一定要在天黑前将老人家送回去,不能让她露宿街头。

此时已是下午一点多钟,杜兴云、朱政、吴润雨得知老大娘连早餐都还没吃,马上为她准备了包子、酸奶、鸡蛋,并借到充电器为她的手机充电。吃了东西之后,老大娘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但她手机开机后,屏幕却是坏的。

17时30分,警车开到了保宜高速远安县花林寺高速公路出入口,这里就是远安县防疫指挥部辖区的入口。因为老大娘是从市里的医院回乡下去,考虑到各种风险因素,乡下需要做好足够的防护准备,才能接收老大娘。

接打电话之余,朱政和吴润雨了解到老大娘是贫困户,丧偶,儿子也未婚娶,家里只有他们娘儿俩。儿子春节后重病,他们却因为交通管制而很难到银行取现金了,入院前是她的帮扶包保责任人赵泽福向她儿子的微信上转账了2000元。

20时34分,在花林寺高速公路出入口。代表宜昌警方的朱政和吴润雨将老大娘交给了代表远安警方的刘勇、张骁臣、王攀,完成了交接。就在那一刻,一直不善言辞的老大娘落泪了,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双手作揖,反反复复地感谢送她、接她的警察们。朱政对记者说:“我觉得我们做的都只是警察该做的事。”

16时30分,朱政、吴润雨和老大娘都穿上了医院配备的防护服,警车从仁和医院出发了。从医院到福河村全程一百多公里,平时开车两个小时就能送到。但麻烦的是,宜昌市和远安县都实施了严格的交通管制,市区和县城是两个管制区域。为了控制疫情的扩散,各级指挥部严格管理自己辖区内人员和车辆的通行,跨区域送人非常困难。

22时48分,他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则图文:图片里是一张抗击疫情的漫画,漫画里有专家、有医生、有护士,有大大的“凯旋”二字……他的配文则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今天值得纪念。明天继续,加油!”

2月9日,她三十多岁的儿子因重病被120救护车从远安县送到宜昌市就医,她也随车来到宜昌,10余天内一直在医院照顾儿子。但当儿子因治病需要从仁和医院转诊到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之后,儿子不再需要陪护,老大娘就滞留在了仁和医院。

1月26日,张家界果断按下旅游“暂停键”:所有景区景点即日起暂停对外开放。通知发布后,全市200多家旅行社、23家等级景区和14家五星乡村旅游点第一时间全部关闭,各类文化演艺民俗活动取消2000余场次,预计将有30万游客与市民参与的元宵灯会也被取消。从1月22日开始,全市排查、劝退旅游团4462个,涉及港澳台、韩国、越南、东南亚以及各省市游客9.5万人,退款1.07亿元。

(光明日报武汉2月25日电 报道组成员:光明日报记者蔡闯、陈怡、刘坤、王斯敏、张勇、安胜蓝、张锐、晋浩天、章正、李盛明、姜奕名、卢璐 光明网记者季春红、李政葳、蔡琳)

执勤结束,朱政回到酒店已经是22时30分了。

完成交接后,刘勇3人带老大娘到高速公路出入口的值守点测量体温、登记信息,然后送老大娘回乡,朱政和吴润雨也驱车驶回仁和医院驻守点继续执勤。

同时,张家界织密医疗救治网,规范区县、乡镇各医疗机构预检分诊和发热门诊,实现24小时内完成接诊到确诊,组建20名核心专家组、50名医护团队开展精准施治。张家界市人民医院对确诊患者做到“一人一卡”“一人一策”,出院后进行隔离监测、跟踪随访。张家界第3例确诊病例仅4天痊愈出院,创造了湖南确诊病例住院时间最短记录。此外,张家界还在湖南率先启动密切接触者核酸检测清零行动,做到“当日进,当日查”。

19时30分,茅坪场镇派出所副所长刘勇收到指令,立刻带上了民警张骁臣和辅警王攀,一同驱警车前往花林寺高速公路出入口,去接老大娘回镇卫生院。

杜兴云、朱政、吴润雨三人想问问老大娘是否需要帮助,可老大娘说着一口远安方言,表达能力也很差,只说要回家,却总是说不清楚自己的情况。他们想通过她的手机帮她联系亲人,而她的手机竟然没电。

老大娘是一定要送回去的。而她又是从医院回乡的,即使身体没有任何不适,也不能让县里直接把她接回家中,得有安全的地方供她自我隔离,并对她进行观察,待平安度过14天隔离期后,再将她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