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的奖牌被没收技术型“拼爹”谁应该反思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7月16日电(郎朗)电影《夏洛特烦恼》中,夏洛的同学袁华凭借一篇《我的区长父亲》获得了区作文比赛一等奖,这成为被网友经常引述的“拼爹”梗,而这样的剧情最近上演了现实版――“我的研究员爸爸”。

16日下午,在最近舆论场中闹得沸沸扬扬的“神童因研究癌症获科技大奖”一事终于有了调查和处理结果。

当演讲者手握科大讯飞智能演示器后,可以自信的告诉听众:“请放心,演讲内容在结束后可以一字不差的马上分享给您。”演讲者在演说时,可以通过录制键开启录制功能,同步录制PPT屏幕与演讲录音。八月份通过软件升级,演说时能够实时生成字幕显示在屏幕上,并且可以调整字体位置、颜色和大小。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催生这种现象的原因之一。在中国,教育孩子是一场“军备竞赛”,“不能输在起跑线”是大多数中国家庭的教育观念,随着这条线越来越提前,家长们的教育焦虑也越发提前。

除了拿证拿奖,为了让孩子在同龄人中鹤立鸡群,任何能提升竞争力的方法都得试一试。

在生物学专家的眼中,这项获奖的研究,相关专业研究的本科生需要经过大半年的训练才能操作,而且实验结果也未必能做到像这位小朋友那样完美。

激光灯则与传统的激光笔效果无异,方便演讲者在指示PPT的同时,也可以随手向听众指向演示的实物进行讲解。

更关键的是,这样的做法,不仅有损个人学术道德,还会污染整个科创环境和教育环境,贻笑大方背后,寒的是众多科研人员的心,伤的是中国家长对教育公平的信心和期待。

首先需要解决的是让演讲者能够在任何场合都能轻松使用,并且支持盲操。毕竟不少对于这类产品有需要的用户,并非是偶尔讲一次,而是经常会作为会议的主角,甚至在各个地方的讲台间奔波。

听众只需要通过手机扫描屏幕上的二维码即可获得全套资料。通过测试不难发现,科大讯飞智能演示器可以迅速的将演说内容转化为文字,并与PPT内容进行结合。同时还可回放每页PPT的演讲语音。这样,与会者可以全身灌注的听,演讲者也可以尽情去表达。

科大讯飞智能演示器除了提供前后翻页功能外,还专门提供了三种光标指示功能,在使用中仅需连按三次“激光/飞鼠键”就可以实现功能切换。首屈一指的便是聚光灯功能,用户完全无需在PPT中进行特效制作,就可以在演示中实现聚光灯效果,演讲中想聚光哪里就聚光哪里。

另外还可切换至屏幕红点功能,屏幕红点可以在屏幕上模拟出红点效果,让显示更加清晰。

而通过陈某石的实验记录可以发现,在课题最初,他甚至不知道“基因”是什么,通过网络了解后,只用了短短5天,他就从一无所知,达到了了解基因表达水平的程度。这实在是有违常人的认知,更违背科学研究规律。

陈某石参加的这项比赛或许比较小众,而很多中国孩子都曾打过交道的“奥赛”则更能反映问题。

强调重点的新方式:“注意看这里”

一个全国性的科技创新大赛,居然出现父为子拿奖的乱象甚至笑话,不免让人错愕:评选的公正性何在?大赛的公信力何在?

记录不再是负担:“别总埋头记笔记,注意听我说”

眼下,孩子的父亲道歉了,组委会也撤销了奖项,这件事就这样了了吗?谁需要为这件事担责?谁需要为这样的现象反思?

科大讯飞智能演示器确实十分适合有演讲需求的商务人士与教师群体,解决了整个演讲过程中的大量痛点,可以方便使用者走到哪里讲到哪里,演讲中也能增加不少亮点,还能通过语音进行操作,演讲后也能马上将内容进行分享。

这到底是为了孩子的成长,还是为了满足父母的虚荣?

即便是在《坑王驾到》这样的节目现场,也会在说书者前面摆放一个大大的时钟,来方便进行时间的把控。

让演讲把控全场:“时间不够了,这段我就跳过了”

云南省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竞赛组委会宣布,云南昆明六年级小学生陈某石《C10orf67在结直肠癌发生发展中的功能与机制研究》项目违反了竞赛规则中“项目研究报告必须是作者本人撰写”的规定。根据大赛规则,决定撤销该项目第34届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三等奖,收回奖牌和证书。

陈某石的父母均为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的研究人员,研究领域与陈某石获奖课题所属领域相同。从其父亲的致歉到组委会的这项决定,显然,“天才少年”陈某石的获奖归根到底还是“拼爹”的结果。

每次演讲结束后,也往往少不了名片交换的环节,演讲者同样可以对科大讯飞智能演示器说“打开我的名片”,即可在屏幕中显示出预设好的个人名片,方便与听众日后的进一步沟通。

机身如同一把舒适的遥控器,下翻页键在设计上进行了强调,它周围的区域也进行了条纹设计,上方为“激光/飞鼠键”,下方为上翻页键。机身下半部分为智能语音键,侧面有录音键。

一项科学研究的进行,除了需要前人经验的积累,更需要研究者本身具备深厚的专业知识素养并进行大量的专业练习。而连基因是什么都不知道的陈某石能取得上述成果,我们很难不把他从事相同研究的父母和这件事联系起来,陈某石确实是直接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希望这样的“神童”不会再有,也希望这样的“神通”无处可施。

所有按键均有分明的触感,实时使用中,可以轻松实现盲操,让演讲者可将更多精力集中在演说内容上。

一个六年级的孩子研究癌症还获了奖,这件事之所以搅动舆论,是因为它超出了大多数人的认知,甚至有些违背规律。

“注意看这里!”当演讲者说完这句的时候,老派一点的会掏出一根折叠的收音机天线当做教鞭指向重点处,技术流一点的会在PPT里面做个聚光灯特效照射到强调的地方,另或如罗老师一般说一句“我们再放一遍”。

此外,陈某石这份超出他能力范围的研究,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关注,是因为它挑战了“教育公平”的社会敏感神经。孩子的成长不是父母的成绩单,利用不道德的方式谋取利益,即使获得了短期利好,长期来看却是贻害无穷。

除陈某石以外,第33届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由两名小学生完成的《茶多酚的抗肿瘤实验研究》也被指超出小学生能力范围,目前也已进入了调查阶段。

如果大赛不撤回这份奖项,正处在认知世界的陈某石会以为,学术研究也不过如此,失去对知识和科研成果的尊重。殊不知一项科研成果背后,可能是研究人员坐冷板凳苦熬数年的艰辛。正处在三观形成期的孩子,也会因尝到“背靠大树好乘凉”的甜头,变得依赖性更强。

对于演讲者而言,当遇见这款产品后,很可能也不禁称赞一句:“它是为我打造的”。

走到哪里讲到哪里的设计

对于公司团队而言,这一功能也让以往至少需要两个人完成的工作,变成只需要演讲者一人就能完成,不再需要第二个在会场进行记录总结,经过手动整理后再给演讲者进行确认,整个流程变得更加高效。

相比于中国家长的焦虑,这件事暴露出了学术领域的歪风邪气更要引起警惕。研究员父母为子拿奖,说到底,这种揠苗助长的另一面其实就是权力寻租,而这,也是诞生“技术型拼爹”的温床。

“5分钟看完几万字的书”“脑门吸勺子”……这些看起来有些荒谬的新闻,背后都是无数个焦虑的家长。而当孩子的成长不能满足预期时,家长们便亲自上阵,有钱的出钱,有权的使权,有技术的出技术,想尽办法给孩子套上各种光环,有些孩子的简历打印出来甚至比本人还高。

有些演讲者的心里总会冒出这句话,可能是在公司内部,或是在对外演说中。好的演讲者一定希望别人专注在自己环环相扣的每句话上,而不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忙碌的记下第一句,忽略了后面的很多句。

接二连三不可思议的神童被曝出,有网友感叹:“继‘我爸是李刚’之后,‘技术型拼爹’正在崛起。”

而在演讲结束后,演讲者还可以通过屏幕上的二维码分享给听众一个多媒体讲义,其中包含了PPT、演讲录音以及录音转写的文字稿,并且能够一一对应。

科大讯飞智能演示器的底部除了可以进行日常的充电外,还可以拉出信号接收器,通过标准的USB接口可以插入不同演讲场合的设备中。其中内置了讯飞智能演示管家安装包,方便在新的设备中进行安装。仅60g的重量随身携带也完全不是负担。

在很多演讲现场,也经常会遇到演说节奏把控不足,造成最后只能急匆匆的宣告演讲结束的现象发生。科大讯飞智能演示器提供了多种智能控制功能,其中包括了倒计时功能,演讲者只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按住语音键说出倒计时的时间,即可开启倒计时提示。

(责编:何淼、熊旭)

在中国家长眼中,各种各样的竞赛奖项是必拿项目,从小学到大学,奖项拿得越多,进入好学校的筹码也越多。基于中国家长的这种普遍心态,各种名目繁多的奖项也越发有市场。